[登录] [免费注册]
    
所在位置: 首页 > 法院动态 > 法院新闻
法院新闻
​“特殊家书”引姐弟之争 法官析法按遗嘱对待 ——柳州市家少中心依法裁判一起“家书”法律效力继承纠纷案经二审维判
日期:2020-07-03 11:09:36


两位老人前留下一纸遗愿,粗略浅读像“家书”,细品深究又像遗嘱,那么这纸遗愿到底是“家书”还是遗嘱呢?姐弟二人为此据理力争,各有说辞,最终打起了官司

近日,柳州市家事少年案件审理中心(柳北区法院家少庭)对一起“家书”效力继承纠纷案依法作出一审裁判,判决两位老人生前所写“家书”的法律效力应按自书遗嘱对待,涉案产依“家书”记叙内容进行继承。案件经二审终审维持原判,现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特殊家书”法律效力难定,引姐弟二人对簿公堂

苏跃民(化名)、唐瑾(化名)两位系八十岁高龄老夫妻,二人前共生育一子苏军(化名),收养一女苏钰(化名)。后苏军与赵蕊(化名)结婚,二人共同生育一女苏芳(化名)。2000年,苏跃民写下一封家书家书”除记叙家长里短,姐弟要珍惜情谊等家务事外,还记叙了苏跃民唐瑾二人处置名下房产的遗愿,“家书”载明:苏跃民唐瑾名下房产是二人共同所有,时苏跃民唐瑾出款8000元,儿子苏军和儿媳赵蕊出款7184元,分两次交清购房款所得苏跃民唐瑾出款的8000元,4000元给儿子苏军,4000元给女儿苏钰,现当面点清,若无意见房产的产权就是儿子苏军和儿媳赵蕊所有……苏跃民和唐瑾分别在“家书”落款处签名并加盖印章,苏钰于20022月在家书”的复印件上写下“已收到肆仟元人民币,苏钰。”

2004年至2017年期间,苏跃民唐瑾儿媳赵蕊相继去世。儿子苏军因生活需要,欲将父亲所留房产过户到其名下,遂找到苏钰协商,但遭到苏钰拒绝,多次协商无果,苏军只好将苏钰诉至法院,诉请父母身后所留房产,按“家书”记叙内容开始继承。

家书”无形式要件能算遗嘱?姐弟各执一词寸步不让

柳州市家事少年案件审理中心(柳北区法院家少庭)开庭审理本案。庭审中,姐弟二人围绕“家书”法律效力和房产继承方式展开辩驳。

父母所写‘家书’有交代他们终老后遗产如何处置等事宜,为此这份‘家书’理应是父母所写的自书遗嘱,父母留下的这套房产应按‘家书’所述内容开始继承。”苏军认为,父母所写“家书”是他们在世时的真实意思表示,苏钰作为继承人在拿到钱后,也曾在“家书”复印件处签字确认,应视苏钰已同意父母处置这套房子的意见,同时承诺放弃这套房子的继承权,这套房子的产权应归其和妻子赵蕊共同所有。2017年妻子赵蕊过世后,房子产权现应归其和女儿苏芳共有。

我只是在‘家书’复印件上签字确认自己收到了钱款,从来没有讲过要放弃继承该套房产,况且父母所写的‘家书’完全不具备遗嘱应有的法律形式要件,不可能按照遗嘱来算,父母留下的这套房子我也有份,房子要按法定继承处理。”苏钰不同意苏军的讲法,她认为,父母生前所写的“家书”不是遗嘱,遗嘱应当有着严格的形式要件,但父母生前说写的“家书”仅仅是对家庭问题进行了交代,显然不能按照遗嘱来看,同时继承人放弃继承权应当有明确的书面或行动表示,但是其从未作出过,反倒是诉讼中积极就案件提出异议,从侧面充分证明了其从未放弃继承的意思表示。

家书”=遗嘱,法院一审公正裁判,二审终审维判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被继承人苏跃民、唐瑾生前留有一封“家书”,两被继承人系考虑到其有终老一天,针对家庭的一些问题作出了交代,其中有包含家产继承的问题。家书中记叙了,涉案房产的购买过程、房子产权的处置意愿。苏钰在20022月收到钱款后,在该“家书”复印件上签字确认,且当庭认可,亦印证了该份“家书”的真实性,及房产归苏军和赵蕊所有系两被继承人的真实意愿。结合“家书”的全部内容,该“家书”应按被继承人苏跃民、唐瑾的自书遗嘱对待,虽然该自书遗嘱在形式上存在瑕疵,但该瑕疵并不足以影响遗嘱效力。

根据被继承人苏跃民、唐瑾的自书遗嘱,涉案房产应由苏军赵蕊继承。赵蕊不是苏跃民、唐瑾的法定继承人,故苏跃民、唐瑾表示房产归其所有应属于遗赠。赵蕊生前收持有两份“家书”,且实际居住并占有适用管理涉案房产,故其已行动表明接受遗赠。2017年,赵蕊去世,按照法定继承,赵蕊所享有涉案房产50%的份额,由丈夫苏军、女儿苏芳共同继承,综上苏军应享有涉案房产的75%份额,苏芳享有涉案房产的25%份额。

关于苏钰抗辩称其签字仅系确认收到钱款,并不等同于表示放弃继承房产,故房产归苏军赵蕊的条件未成立的问题。首先,房产系两被继承人所有,两被继承人处分自己的财产,不存在需要苏钰同意方能处分的情况;其次,根据“家书”内容,按照常理推断,苏钰理应系对两被继承人的意见无异议,才愿意收下相应钱款,若有异议,理应不收钱款或者应系收下钱款同时提出异议。苏钰在收取钱款后至诉讼前,并未提供证据予以证明其提出过异议,而是在应诉后表示其存在异议,这明显违背诚信原则,故苏钰抗辩主张不成立。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依法判决,登记在被继承人苏跃民名下的房产由苏军、苏芳继承,苏军享有该房产的75%份额,苏芳享有该房产的25%份额。

一审判决作出后,苏钰不服判决,以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判决违反公平原则为由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本案被继承人苏跃民写给苏军、苏钰的家书,字迹工整,逻辑清晰,其中载明了关于家产继承的内容,明确了涉案房产在苏跃民、唐瑾死亡后产权的归属问题,并由苏跃民、唐瑾签名确认,内容主要记载的是苏跃民、唐瑾生前对去世后财产归属的处分,为二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因苏跃民、唐瑾为不具备很全面专业法律法律知识的老年人,该份“家书”形式上的瑕疵对遗嘱的法定形式要件不产生实质影响,故苏跃民、唐瑾的遗产按照“家书”的记载内容来进行处理。

另,赵蕊在被继承人苏跃民、唐瑾生前一直共同在涉案房产内居住,同时保留了二继承人书写的“家书”,该行为应认定为赵蕊以实际行动明确表示接受了遗赠,赵蕊也没有义务通知上诉人苏钰其愿意接受遗赠。而苏钰对赵蕊占有使用涉案房产的实际情况是知晓的,在二被继承人相继去世后,苏钰亦没有对二被继承人的遗产继承问题提出异议,综上情况来看,一审法院依照本案实际情况,判定涉案房产由苏军、苏芳继承所占份额正确,本院予以维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苏钰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法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家事法官介绍,遗嘱是逝者生前依法对其合法个人财产作出安排的意思表达,立嘱时往往因受立嘱人年纪、法律意识或文化水平等实际情况限制,或多或少的会出现“瑕疵”遗嘱的情形,那么在司法实践中,结合案情本身,探究遗嘱是否是立嘱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则决定了立嘱人所立遗嘱是否具备法律效力。本案中,立嘱人立嘱时已是八十岁高龄,其处分个人财产的材料,虽然形似“家书”,但综合案件来看,案中并无其他证据或事实足以排除“家书”不是老人自书真实遗愿的意思表示,虽该份“家书”确有瑕疵,但并不影响该“家书”作为遗嘱开始继承的法律效力。为此,希望大家以本案为例,立嘱时请尽可能地按照法律规定的公证、自书、代书等遗嘱形式作出,以降低和消除继承人在继承遗产时发生不必要的矛盾冲突。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梁峰


本案适用法律条款:

《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

第二条,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

第五条,继承开始后,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有遗嘱的,按照遗嘱继承或者遗赠办理;有遗赠扶养协议的,按照协议办理。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第九十条,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